我國大數據領域亟需制定專門的法律

安全問題一直是大數據領域的一個重點關注的問題,用戶數據在實踐中存在諸多應用亂象問題,是因為國家層面尚缺乏統一、專門、全面的國家大數據法律。

目前,我國涉及數據領域的法律規范多散見于民事、刑事等基本法律和國家立法機關出臺的特別規定等法律文件之中,隨著國家大數據戰略的全面實施,大數據基礎性、全局性的問題亟待國家立法破解。

我國大數據領域亟需制定專門的法律

目前,國家層面大數據立法存在諸多障礙。一是數據權屬內涵亟待法律明確,這是大數據產業發展的基礎性問題。二是數據主權內涵亟待法律明確,這是大數據作為國家基礎性戰略資源的全局性問題。三是大數據“聚通用”關鍵環節架構及法律效力亟待法律明確,這是推動國家大數據戰略性基礎資源發揮效用的關鍵問題。四是大數據創新應用合法性亟待法律明確,這是推動大數據產業發展、釋放大數據紅利的關鍵問題。五是大數據安全保障亟待法律明確,這是保障大數據健康發展和應用的基礎性問題。

在大數據立法領域,作為國家級大數據綜合試驗區的貴州已經在探索,《貴州法治發展報告2018》梳理了其中的進程。

2016年,貴州在全國率先出臺大數據地方法規《貴州省大數據發展應用促進條例》,著眼于大數據發展應用的系列環節和數據共享開放、數據安全等重點內容進行規范調整。

2016年9月,貴州省設立全國首個直屬省政府正廳級大數據發展管理機構——參公事業單位:貴州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專門負責大數據領域相關地方法規規章的起草等工作。

2017年4月,貴陽市出臺《貴陽市政府數據共享開放條例》,成為全國首部政府數據共享開放地方性法規。

由于大數據涉及領域和環節眾多,可以從激勵和促進角度考慮先行制定總括性、統一性、專門性的大數據發展應用促進法,首先明確國家大數據發展體制,明確一個職能機構統一管理國家大數據發展、統籌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

未來的國家層面大數據立法,需要確立數據權屬法律制度,明確數據權屬主體資格;確立數據采集法律制度,明確數據采集的范圍和限度;確立數據存儲法律制度,明確數據存儲的內涵,存儲主體及其權利義務和責任等。

相關文章

靠杀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