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迫切需要針對會聯網隱私大數據進行立法監管

前段時間世界知名社交軟件“臉書”遭遇有史以來最大的信任危機,用戶隱私數據被大規模的泄露從而引起用戶的強烈譴責。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的信息會被更多的軟件收集,個人隱私大數據已經開始危害社會治安。

中國迫切需要針對會聯網隱私大數據進行立法監管

隨著互聯網服務日益繁榮,海量用戶隱私數據的巨大價值開始體現?;ヂ摼W公司對這個價值的認識比分散的個人用戶要強得多,也領先于輿論。如果沒有用戶授權就將個人隱私隨意使用,那顯然不對,也有巨大的經營風險。臉書因為技術漏洞泄露了海量用戶信息都被嚴厲追責,沒有用戶授權是不可想象的。因此,互聯網公司會利用對信息價值的“評估不對稱”,用誘導、逼迫等各種辦法獲得用戶授權。

這類套路其實不少,許多App都是“不同意就沒法用”,或是協議冗長讓人放棄細細查看,還有就是直接替用戶選“同意”。再加上用戶權益意識淡薄,基本上會被套路,互聯網公司于是輕易地獲得了海量用戶隱私數據的各種權限。

實際上,個人隱私數據的意義不小。隱私數據泄露會帶來生活困擾甚至災難。平時各種推銷騷擾電話已經不勝其煩,如果有新入學的大學生被電話詐騙騙走了學費,進而傷心至死,那真是徹頭徹尾的悲劇。一個人的信息也許只對個人有意義,但是海量用戶數據加起來會產生復合效應,通過對數據進行挖掘與人工智能統計性分析,可以得出很多有商業價值的結論。許多公司會為此向互聯網公司支付費用,獲得用戶信息或者分析結論。有時這些數據甚至涉及國家安全與地區安全,可能被敵對勢力利用進行定向的信息傳播,意義絕對不可小視。

中國現有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及《網絡交易管理辦法》,是從消費者權益角度對互聯網用戶隱私信息進行原則上的保護和管理。隨著中國互聯網用戶以及流行應用程序越來越多,隱私權益的價值將越來越大,各種新情況也會日益增多。而與此同時,如果互聯網公司和用戶依然不改“初衷”,一方搞“霸王條款”,另一方對自身權益稀里糊涂,那么由此造成的個人尤其是公共安全風險會不斷升級。因此,我們迫切需要針對互聯網用戶隱私,推進立法監管、細則實施、權益普法等各項工作。

從行為上看,中國廣大互聯網用戶目前確實存在愿意放棄隱私以換取便利和效率的現象。這雖然對互聯網公司的發展很有利,但不是忽視隱私權益監管的理由。從道義和安全上,互聯網公司與政府監管都應該盡到自身的責任,然后再去利用中國海量用戶數據的優勢,這樣發展,基礎才更穩固。

相關文章

靠杀人赚钱